体育新闻

透视德特里克堡枪战疑云末日病毒战争内幕曝光

时间:2021-12-03 23:0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位于美国马里兰州专门从事病毒武器研究的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研究基地发生枪击事件:一名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的军医,手持枪械进入基地时被基地守卫打死,其他两名受重伤的人员被紧急抢救! 原来德特里克堡的戒备等级如此之高,荷枪实弹随时击毙有可能威胁到...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专门从事病毒武器研究的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研究基地发生枪击事件:一名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的军医,手持枪械进入基地时被基地守卫打死,其他两名受重伤的人员被紧急抢救!

  原来德特里克堡的戒备等级如此之高,荷枪实弹随时击毙有可能威胁到该基地的人!

  两相对比,不禁让人心生疑云:美国的德特里克堡生化病毒研究基地,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早在2020年初,美国民众就有人怀疑德特里克堡生化研究基地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来源,美国方面对此没有公开回应。

  如今,美国为了掩盖自己的心虚,坚持质疑世卫报告中病毒不可能来自实验室这一力证中国清白的结论。

  其实,尽管中国的清白已经公开得到了世卫组织的证实,但是美国德特里克堡病毒研究基地的嫌疑却始终未曾消除!

  德特里克堡基地对外公开的任务是主要研究可能威胁美国军队或公共健康的细菌和毒素,并调查疾病的爆发。事实上,早在1950年代就是美国生物武器研发中心,目前是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所在地。

  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研究基地的历史并不光彩,1990年代,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就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这对于号称具备最严密安全管理制度的病毒实验室而言简直就是笑线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突然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称实验室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废水。

  为何美军对德特里克堡的戒备程度如此之高,哪怕是对美军内部人员也如此凶残?

  全世界一直在期待美国主动揭开德特里克堡的真相,但是美国捂盖子藏尾巴的态度异常坚定。

  1950年代初,美国形成了完整的生物战作战战略。1952年6月11日,美军联合战略计划委员会在《关于生物战争政策和指令的陈述》中,特别强调美国应该利用生物武器,以秘密战争的方式,对敌方平民进行隐秘伤害:

  “生物武器最有吸引力和最有效的方式可能是在秘密的军事行动方面。在敌人后方活动的特工人员或游击队,可以把少量的生物媒介准确地投放在能够产生最大效果的地方,这是一种极有杀伤力的方式。秘密使用的另一个好处是,以这种方式使用生物武器其结果很难与疾病的自然爆发相区别,因此可在正式军事行动之前使用,以削弱敌人实力。”

  纽约律师迈克尔·卡洛尔调阅了大量绝密档案和已解密的,费时七年研究得出结论:“美国纽约一家绝密生化实验室,从1960年代到21世纪在美国本土先后莫名其妙出现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西尼罗河病毒等怪异的疾病都来源于该实验室。甲型H1N1流感病毒实际就是源于美国实验室的猪流感病毒。”

  1946年至1948年,美国开展青霉素疗效的研究试验,需要大量的梅毒患者。于是,美国医生在危地马拉的监狱中挑选犯人,让染病的女人去传播梅毒、淋病,后来干脆用士兵、无关病人来做实验,最后美国医生甚至开始采用直接注射梅毒、淋病病毒的方式,让目标对象感染,最终直接导致83人死亡。

  领导这项实验的医学专家约翰•卡特勒撰写的论文,一直没有公开发布。直到2005年,美国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苏珊•里维尔比,发现了该论文,并揭露了这段历史。

  资料显示,美国政府的一些高官知道这项实验,时任美国公共卫生局局长托马斯•帕伦曾说:“我们之前不能在这个国家开展这项实验,但现在可以了。”

  1956年和1957年,美军在萨凡纳和佛罗里达州埃文帕克的城市中进行了生物武器实验。生物武器研究人员释放了百万只感染病毒的蚊子到两个镇,目的是测试昆虫是否会传播黄热病和登革热。

  当地有数百名居民感染了发烧、呼吸系统疾病、死胎、脑炎和伤寒等疾病。生物武器研究人员装作卫生工作者,向受害者拍照,并进行药物试验,该实验造成多人死亡。

  自从1970年代,基因编辑技术诞生以来,人类就打开了控制物种自然演变的潘多拉魔盒。

  基因编辑技术本身就一把双刃剑,一旦被邪恶科学家或者邪恶力量掌控,就会对人类社会构成巨大威胁。

  1990年代,美国某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鼓励居住在巴尔的摩的贫困黑人家庭搬到铅污染严重的地区,以进行儿童血液含铅量的研究。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2010年10月1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发表联合声明,向60多年前美国在危地马拉开展的性病实验的受害者致歉。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危地马拉总统通电线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日裔病毒学教授川冈义弘与荷兰伊拉斯谟医学中心研究人员荣·费奇团队,分别利用基因技术对H5N1病毒进行了禽流感病毒改造实验,所得病毒能更容易通过空气在哺乳动物雪貂之间传播。荣·费奇将改造后的病毒描述为是最危险的人造病毒之一。

  2014年,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和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的政府生物实验室连续曝出多起病毒改造项目相关的安全事故,涉及炭疽杆菌、H5N1病毒,和天花病毒等,引发了公众对因可能的病毒泄露而引发的大规模公共安全事件的担忧。

  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美国RalphBaric实验室与中国石正丽团队合作研究中华蝙蝠携带的病毒,该项目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388批次,8680件来自蝙蝠,老鼠及人体的病毒样品。

  2020年2月,美国病毒学家奥利瓦尔通过研究中国蝙蝠样本,总共发现了大约400种新的冠状病毒。

  2020年6月18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题为《美国为何在输出新冠病毒》的文章。文章称:美国目前拥有全球最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现在正有意识地将这一流行病扩散到境外,将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移民驱逐到缺乏应对传染病能力的贫穷国家。

  原本,人类只是末日核战心存畏惧。随着世界各地杀伤力巨大的新型病毒反复引发疫情,人类对于自然病毒以及基因武器的恐惧早已超过了核武器。面对日新月异的战争武器,战争形式早已超出了人们的传统印象。在各种复杂的基因编辑武器的威胁面前,每个国家都将面临极大威胁。为了人类继续和平,中国必须保持对等的威慑能力。未来,我们面临的未必是军事战争,而极有可能是混合战争。混合战争不分军民,不分对象,每个人都可能是战争的攻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