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韦利格默之战:葡萄牙帝国的斯里兰卡剿匪行动

时间:2022-05-29 13:1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公元16世纪,整个斯里兰卡西海岸都处于彻底的混乱之中。由于以葡萄牙人为代表的西方势力渗入,使得原本趋于平稳的静态模式,迅速演变为变化多端的激烈竞争。加之土著王公也多有合纵连横习惯,为四方来客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本地盟友。 发生于1584年的韦利格默之...

  公元16世纪,整个斯里兰卡西海岸都处于彻底的混乱之中。由于以葡萄牙人为代表的西方势力渗入,使得原本趋于平稳的静态模式,迅速演变为变化多端的激烈竞争。加之土著王公也多有合纵连横习惯,为四方来客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本地盟友。

  发生于1584年的韦利格默之战,就是这类社会现状的微观展现。虽然参与厮杀的部队规模不大,却包含了当时生活在整片水域几乎全部族群,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1565-80年间的两次科伦坡围攻战后,斯里兰卡西部的科提僧伽罗人就已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很难将竖立在眼前的葡萄牙据点都铲除干净。倒是自己的京畿科提城被对方顺势拆毁,致使很多贵胄被迫搬迁到海边的西方控制区生活。甚至连国王达摩波罗都对将来不抱希望,半推半就的将继承权直接甩给葡萄牙人管理。但他的儿子拉贾-辛哈却不愿意向命运低头,并拒绝接受一切带有笼络性质的交换条件。随即又在岛屿的内陆和南部海岸网络部众,希望借助其他势力帮助,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复国行动。

  此时,大批来自南印度马拉巴尔海岸的武装商团,成为了真正愿意帮僧伽罗人渡过难关的可靠对象。因为他们的航行自古就必须以斯里兰卡为中转站,所以一直对当地的海况和人文特色都较为熟悉。同时,自己的家乡也早已存在有多个葡萄牙控制区,经常需要以亲自动粗的方去式突破桎梏。所以远比只给出口头承诺的亚齐苏丹看着靠谱,也更有能力在岛屿上保持长期存在。原本只是普通滨海村庄的韦利格默,便成为其偷偷搞走私贸易的重要阵地。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们不仅要同葡萄牙船只进行对抗,还必须时刻提防那些已经改宗天主教的本地人群。

  1584年2月,有3艘印度穆斯林的船只从西面抵达韦利格默,并躲藏到附近的威利加马河中偷偷贸易。但消息很快就被探子兜售到科伦坡,并马上引起驻军长官布里托的注意。然而,在除去必须留在城中的备用部队后,他手头也只剩下4艘小型桨帆战舰可供调遣。由于距离事发地还有较长路程,这些载重不大的小艇也只能将少量士兵送达现场。直到有去往果阿的舰队从马六甲途径港口,才勉强又截留住2艘较大的桨帆船用于支援。

  于是,布里托放弃了原本只用小艇搞突袭的计划,转而让士兵都登上2艘大船作战。同时还从沿海的本地基督徒中招揽人手,另外再凑出了200个愿意为自己而战的仆从士兵。这才一同上路,向着拥有千年航海经验的海角村落进发。虽然远征军的成员都不太清楚这个历史,却可以通过附近一座落成于6-9世纪古朴佛像,感受那隐藏在自然美景下的古朴风光。

  由于也获得了葡萄牙人来袭的消息,素来靠海吃饭的韦利格默土著也决心强硬起来。顺便也利用印度盟友的存在,好好教育下桀骜不驯的西方对手。但也因此犯下了许多近代亚洲势力都容易发生的误判,觉得只要回避水面冲突,就可以靠守土决心与数量优势赢得反杀。尤其当发现对方只有2船人马,便更加放心大胆的聚集在海滩上等候战斗降临。

  然而,这恰恰是对手给他们设下一个简单障眼法。因为只有外表显眼的欧洲籍士兵,选择在距离村舍最近的海滩上岸。余下的本地仆从却早已绕到威利加马河右岸,在无人阻挠的顺畅情况下登陆。然后才经过当地人建造的桥梁,穿过一大批狭长且茂密的林地抵达战场。

  此后,尚不足百人的葡萄牙士兵,就需要在韦利格默之战的第一阶段中硬抗几倍于自己的对手。虽然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是火枪手,却早已在长期的殖民地战场上练就了肉搏技巧。即便需要有充分的空间挥舞利剑,也始终维持着相对严密的正面齐整。加之队伍里的确都有安排专业的枪戟手待命,所以在强度不大的战斗中非常适用。

  倒是迅猛反扑的穆斯林-僧伽罗联军,更善于进行类似械斗的松散队列。虽然并非没有长柄武器,却始终缺乏能维持密集队列的竞争者。所以总是乐于发起不讲理的群体冲锋,又在稍后陷入了由自己疏忽所酿成的苦战。尤其是被认为更有实力的印度海盗,需要在前排承受大部分攻击输出。很快就有百人陆续倒下,沦为心有不甘的阵亡者。

  当然,由于土著民兵的规模过于庞大,所以仅靠几十个葡萄牙人还是很难将其完全制服。直到忠于自己的仆从士兵渐渐揍出附近的山林,才彻底动摇了穆斯林-僧伽罗联军的抵抗意志。本地人首先调头撤离,接着是损失惨重的印度客人。甚至顾不得村庄与停泊在河里的商船,径直向着内陆地区疯狂奔逃。幸好身后的胜利者也早已精疲力竭,才没有选择继续予以追击。

  事后,葡萄牙人清点沙滩战场,总共发现了200具尸体。其中有半数人是来自马拉巴尔海岸的印度穆斯林海盗。他们的3艘大船也直接在锚地沦为战利品,边上还停放着其他22艘来源各不相同的本地船只。其中就有1艘是因风暴而搁浅的欧式大帆船,已经接近被当地人修理完成。韦利格默村本身也遭纵火焚毁,大量贮藏的肉桂、鸦片和衣服等货物,成为了远征军带回科伦坡的最佳战利品。整个科提王国也在10年内彻底沦陷,成为葡属锡兰的最坚固阵地。

  此外,韦利格默之战也对16-17世纪的亚洲海岸生态,也有比较具象的反馈效果。最初的土著居民并非不依靠贸易与航海,却不得不面对自己技不如人的残酷事实。于是就经常留在岸上进行抵抗,却又很难像内地邻居那样游刃有余。最后便只能在外海强敌与内地竞争者的双重挤压下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