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

广州百年榕树被“砍头”十名领导干部被追责!生态文明与旧城改造

时间:2022-06-22 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近日,广州出现一则爆炸性新闻,10名领导干部被严肃问责!这其中牵扯到广州市民的生态守护神、城市精神图腾:依街而栽绿叶成荫的大榕树。事情缘由是何?罪魁祸首是百年榕树吗?榕树事件带来的一系列风波将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今年5月初,广州市珠江边的榕树...

  近日,广州出现一则爆炸性新闻,10名领导干部被严肃问责!这其中牵扯到广州市民的生态守护神、城市精神图腾:依街而栽绿叶成荫的大榕树。事情缘由是何?罪魁祸首是百年榕树吗?榕树事件带来的一系列风波将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今年5月初,广州市珠江边的榕树因“道路绿化品质提升”目的被砍伐、被移除一事,引发整个广州的“保卫榕树”风波。

  广州“道路绿化品质提升”,内容砍掉部分榕树,换成风铃木、凤凰木、宫粉紫荆、白兰树等开花乔木。

  面对市民一波波反对砍树、挽留榕树的声浪,今年5月31日,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发布《关于广州市道路绿化品质提升的情况说明》列出榕树“四宗罪”:一是行道树多样性不足,根据根据《国家森林城市评价指标》要求,城区某一个树种的栽植数量不超过树木总量的20%,榕树数量比重过大;二是部分树木存在安全隐患,树冠和道路空间互相竞争,一些狭窄道路树木遮挡、干扰临街建筑,影响房屋采光和安全,根系挤占人行车行空间、损坏人行道和地下管线;三是部分树木存在病虫害、寄生、老化等问题;四是部分树种生长不良。

  有千年种植史的南粤乡土树种榕树大批“下岗”,引发了市民的强烈反弹,在这座媒体高度发达的城市,市民从遮阴、情感、记忆、历史文化等方面表达对榕树的热爱与不舍。

  六月十五日,据广东省环境教育促进会发布的问卷里,在4万多份投票中,有80%的参与者认为榕树的缺点完全不成问题,还有12%的参与者能包容榕树的缺点,两者相加超过9成。

  在选择“喜爱或者讨厌榕树的主要原因”时,有35%的人们认为榕树是广州的城市象征,有31%的人选择了榕树伴随我成长,另有28%的人认为榕树带给自己众多好处。

  有读者这样留言道:榕树就如同家中的老人,看见一颗颗被砍掉,非常难受和不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园林专家说“在广州,没有一个树种的适应性和生态效益(如绿量)能超越榕树。这是最好的本地树种,乡土树种。换树种是景观优先,不是生态优先,是犯罪,破坏绿化,破坏生态。”

  但广州这样一个副省级省会城市,由于榕树涉及全市的市政改造工程,移除榕树依旧执行了。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根据广东省委部署,省纪委监委成立广州市大规模迁移砍伐城市树木事件问责调查组,对相关单位和人员存在的履职不力、失职失责问题进行深入调查,广东省纪委监委对10名领导干部严肃问责。

  12月12日,广东全省领导干部大会在广州召开,规格很高。会议对2020年底以来,广州大规模迁移砍伐城市树木,定性为“典型的破坏性建设行为”,严重破坏了城市自然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风貌,伤害了人民群众对城市的美好记忆和深厚感情,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和不可挽回的损失,错误严重、教训深刻。

  在问责通报中,有这样的表述:坚定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牢固树立正确政绩观,把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自觉站在群众立场上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接地气、察民情、聚民智、惠民生,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要坚持用科学态度、先进理念、专业知识规划建设管理城市,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尊重自然生态环境,尊重历史文化,尊重群众诉求,坚持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加强审批监管,完善专家论证、公众参与、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等程序,下足“绣花”功夫,不断提高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一般来说,重要通稿都是要反复推敲斟酌的,每个字都不会是废话,每个词都应有所指。问责通报中,出现了“坚定、牢固、自觉、坚持、尊重、加强、完善”这些词,它们后面对应的内容,很明显,都是以前没有做好的地方。

  “牢固树立正确政绩观,把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出现两处“政绩”。看来,广州以前的有关领导并没有把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那么追求什么样的政绩也是不言而喻的。“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尊重自然生态环境,尊重历史文化,尊重群众诉求”,出现四个“尊重”。可见,之前的很多做法也是简单粗鲁的。

  省纪委监委称,广州市大规模迁移砍伐城市树木,严重损毁了一批大树老树,破坏了城市自然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风貌,伤害了人民群众对城市的美好记忆和深厚感情,是典型的破坏性“建设”行为,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和不可挽回的损失,错误严重,教训深刻。

  我国近年来地方的城市规划一直备受关注,在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改革步伐不断加快的今天, 如何提高城市科学绿化和科学决策的水平、加强对树木保护监管和城市绿化的精细化管理,“广州榕树迁改事件”的教训,再次警醒着为官一地的地方官员。

  榕树,是桑科榕属的亚属之一。为常绿大乔木,常能长到20米以上,表面深绿色,树冠广阔。榕树有多个亚种,由于多为常绿乔木及细节不易被人分辨,因此也统称榕树,在我国浙江南部、福建、广东、广西、湖北、贵州、云南等地广泛分布。

  它还是福建省的省树,福州、赣州的市树。北宋治平元年(1064年),太守张伯玉移知福州,夏天酷热难耐,遂令编户浚沟七尺,种植榕树,后来“绿荫满城,暑不张盖”。

  榕树做行道树种植好处不少,它种植成本低,成荫快,耐旱涝,抗风强,是南方优秀的园林树种,被广泛种植。在逛广州这样的城市,如果头顶没有遮阴,是件无法想象的事,榕树能完美满足这个需求,枝叶繁茂,树荫浓密的榕树,给广州人带来太多美好的回忆。

  广州就是个榕树下的城市,根据2020年的统计数据,广州全市约有榕树27.62万棵,100岁以上的古榕树约2000棵,荔湾、越秀、海珠各区的老树都以榕树为主。

  榕树之于广州,如同梧桐之于巴黎,是一个广州的符号印记,同时也承载了广州人的记忆。

  在广州老城区成长的每一个广州人,难免有着榕树情结。这份景致在别处是感受不到的。

  榕树下的生活轨迹,就是南粤城市的缩影。有人说,榕树的「榕」也就是南粤包容的「容」。

  无论你来自哪里,着装如何,在南粤都不会感到受排挤和不自在,因为广东人深谙「和气生财」的道理。

  大家深知,这看似简单的手起刀落,不仅断送了百年老树的生命,更是在摧毁广州这座城市的精神图腾。

  旧城更新,无疑就是拆除重建的阵痛过程。如何在拆建中,更好保存一座古城的底色,和千百年历史沉淀,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问题。

  2021年8月,住建部在《关于在实施城市更新行动力防止大拆大建问题的通知》就指出:要转变城市更新思路,让老城留下温度。

  自8月底住建部发布63号文禁止城市更新大拆大建后,近年来如火如荼进行的广州旧改明显放慢了脚步。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数据显示,相比7、8两月分别有7个和3个项目挂牌招商,9月仅有2个项目挂牌,10月则为零。

  12月9日,据新华社消息,广东新出台国土绿化政策,提出城市绿化不得急功近利、铺张浪费,审慎使用外来树种,严格保护古树名木,迁移、砍伐树木须充分征求专家和公众意见,未经审批迁移、砍伐将从严处罚。

  据广东省林业局介绍,近日公布的《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科学绿化的实施意见》,针对一些城市绿化过程中存在急功近利,违背自然规律、经济规律、科学原则和群众意愿搞绿化等问题,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

  必须承认,在老城区,大量榕树存在病虫害、而且老化严重。在城市建设中,这美好的榕树也会带来了不少安全隐患:树冠和道路空间互相竞争、干扰临街建筑、影响房屋采光和安全以及虫害…而且广州的行道树里,榕树占比47%,远超了单树种占比不宜超过20%的指导意见。

  对此,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毅强说:“过去广州的绿化意识一直是全国领先的,五十年代最早成立绿化委员会,六十年代最早成立广东园林学会,最早制定了绿化管理办法和保护绿化奖惩制度,一直到八十年代,砍掉一棵树都需要完整的程序,而现在我们不去追究深层次的原因,却可以因为简单的理由就把树定义、移除了。”

  针对树木老化,肖毅强认为老树生病,就像老人生病一样难以避免。这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将每棵树都纳入城市的统一管理,建立专门的档案,跟踪它的情况,科学地维护,帮助它长命百岁。现在政府为每棵树木投入的维护资金太少,根本谈不上科学管理,一有问题就把它赶尽杀绝。”

  站在提生态系统多样性的角度上,植物专家曾宋君认同园林局提高植物种类的目标。他说:“每个植物都有自己的功能,排放出的气体也不同,不同的植物搭配一起也有利于避免大面积的虫害。但是如何处理好新旧植物的关系,还是比较有难度的,一般需要长周期的规划。很多外来的景观植物也很难养活,一般都需要至少需要在苗圃成长五、六年才能够成熟,如果直接把大榕树换成光秃秃的几颗小树在那里并起不到作用。让景观植物能够在城市里循环生长,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树木根系损害地表和地下设施的问题,西鹿举例在桂林,她就看到路边的树与树之间仍保留了一些泥土,而不是用砖压住,形成了带状的绿化,树的下面也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丛,反而令行车、行人的路面并没翘起来太多。“我不否认植物会给城市带来问题,就像他们说榕树根拱坏马路和管道,但是我不认为人和植物就是对立的。”

  实际上,在一篇由广州建筑园林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级工程师,陈士壬去年发布在《广东园林》的论文《榕树在城市园林绿化的应用及适地适树栽植》中,就提到了“绿带栽植”的方法,增加栽植面积,让根系有延伸生长的空间,还可以形成榕树特有的气生根或板根特色景观。此外,还有适时、适当的修剪,也利于通风透光,增强树势,甚至能防治虫害。在文章中,陈士壬曾反复写道:“榕树在城市园林绿化应用中出现问题的原因,归根结底是没有从规划设计、种植和养护管理层面做到适地适树。”

  同样,在景观设计师庞伟看来,榕树带来的城市问题,无疑是超越技术层面的,它指向一个生态伦理的问题:我们是否还愿意去呵护我们的乡土和植物?庞伟是广东中山岐江公园景观团队的主要设计者之一,他介绍说,当时因珠江水利委员会的行洪要求,河岸边的一排大榕树计划被砍掉。设计团队为了保留榕树,专门开辟了一条泄洪的水道,一排古老的榕树便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岛,继续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如果放弃榕树而选用其他树种,也会遇到新的问题。鸡蛋花冬天枯枝;银杏漂亮,但长得慢,种下去几年都长不大,景观效果差;国槐在夏天生“吊死鬼”,就是尺蠖,结丝悬在半空,风吹时容易落到行人身上;各种悬铃木也掉毛毛;白皮松、油松、栎树花粉多;黄槐根系浅,不宜栽植于风口处,也应尽量少用作行道树;北方的柳树也飘絮,但隆冬将过之时,它们最先抽芽,让人看到春天的讯息,感受到希望。

  “每一种植物都有自己的特性,没有哪一种植物是没有缺点的,就像在你生命中,不存在完美的朋友。你们遇到问题会去解决,吵吵闹闹但仍然相互尊重。”庞伟说。

  绿化是一座城市的宝藏,大树是全社会的资源,市政建设要以保护树木为前提,不能让大树让位于市政工程。

  在城市更新的旗帜下,肆意砍伐迁移古树是对城市、市民,以及历史、现实的辜负和背叛。

  文章来源:佛见、三联生活周刊、码头青年等(图片数据等素材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后台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