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在线

厦门又中枪!网红公司老板万字长文痛斥三五互联骗炮本以为财富自

时间:2021-06-29 09:3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7月28日晚间,网红概念股三五互联宣布结束长达6个月的网红梦公司决定终止对网红标的上海婉锐的收购计划,原因包括双方估值意见不统一、标的公司经营可持续性与收入真实性存疑等。 就在韭菜们对这家2年亏掉6个亿的软件公司网红梦碎惋惜之际,上海婉锐负责人一...

  7月28日晚间,网红概念股三五互联宣布结束长达6个月的“网红梦”——公司决定终止对网红标的上海婉锐的收购计划,原因包括双方估值意见不统一、标的公司经营可持续性与收入真实性存疑等。

  就在韭菜们对这家2年亏掉6个亿的软件公司网红梦碎惋惜之际,上海婉锐负责人一篇“万字长文”直指三五互联“骗炮”,自嘲自己很傻很天真,本以为从此财富自由,走向人生巅峰,不料却落入了资本老手的“陷阱”。

  全文细数实控人龚少晖过往劣迹,跨界网红实为借机炒作,蓄意抬高股价,以解自己资金危机。痛斥三五互联垃圾公司,龚少晖无耻之人。

  值得揣摩的是,就在重组终止的同时,三五互联还公告了龚少晖的股权转让进展:部分股权转让完成,剩余大部分也已协议约定转让,上市公司控股权及实控人面临变更。

  这场由实控人主导的并购一度助推公司股价8连板,如今却成一地鸡毛。30日,深交所再次对MCN并购第一股发出问询,这是此次重组以来三五互联收到的第5份关注(问询)函。

  作为2020年A股最火的概念之一,网红经济受到资金空前追捧,疫情下的宅经济更是将直播带货推上了高潮,从李子柒爆火到星期六股价起飞,MCN概念迅速站上风口。

  MCN全称Multi-Channel Network,俗称网红经纪人,这一概念从国外引进后出现了本土化演变,不仅从事网红筛选和孵化,还承担内容开发管理、平台资源对接、商业化合作变现等工作,也因此形成了一条“深水“产业链。

  有数据显示,作为网红“大红大紫的背后推手”,国内MCN机构覆盖了超9成网红。

  上海婉锐就是一家孵化多年的MCN机构,全名婉锐(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主体网星梦工厂专门孵化互联网IP,主业包括营销账号的运营、网红孵化及整合营销,以及虚拟IP的运营、衍生授权及整合营销,覆盖网红IP700余个。2018年至2019年,该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2756.12万元、3156.38万元。

  今年1月22日,厦门的三五互联公告称,将通过发行股票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上海婉锐全部或部分股权。三五互联本是一家软件与互联网服务商,这场风口上的跨界并购不仅在资本市场引起密切关注,百家精英论坛308080,还一度引起公司高管层纷争,财务负责人、董秘纷纷离职,董事长丁建生未经董事会审议签署收购协议后,引来深交所严厉问询,忽悠式重组、配合实控人减持炒作股价等成为问询关键词。

  但从高调开始到低调结束,仅仅历时6个月。在重组终止公告中三五互联提到了3点原因:一是来自财务顾问国金证券,包括标的估值分歧、疫情影响等;二是来自会计师事务所天职国际,包括标的客户、收入、核心资产网红IP稳定性与可持续性,相关会计资料真实性、可靠性等;三是来自律师事务所北京大成,主要为各方资料提交不充分、老地方论坛完整,核查工作未获安排等。

  回顾重组计划公告之初,已经连续2年亏损的三五互联股价从6.35元经历8连扳,之后一度站上15.75元高点,市值暴增33亿。如今随着市场情绪回落、并购终止,股价已经打回原形。

  这场短命的网红级并购,在公告中被上市公司归因于标的的各种“不合格”。但就在7月30日,上海婉锐实控人姜韬在名为夫子姜的公号上发表了一篇自述,以“自嘲”口吻曝光了整个重组过程。

  天眼查提供的企业资料显示,上海婉锐成立于2016年,夫子姜为创始人兼CEO,是中科院心理学硕士毕业,曾就职于盛大、新浪等科技公司,并在2015年操盘斯巴达攻占帝都事件营销。姜韬作为公司实控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直接参股控股5家科技传媒类企业,旗下公司合计19家。

  在自述中,姜韬自称来自六线城市的一所三流大学,来京创业7年,前述并购让其情绪半年内坐上过山车,并将其描述为被“疯狗咬”。

  姜韬提到,在接触三五互联之前,上海婉锐已接触过多家上市公司,后来接触到三五互联,给出的估值达到7亿元,对方大股东(龚少晖)极其爽快,甚至排除了公司内部所有反对收购的声音,这也成为三五互联财务总监、董秘当场离职的主要原因。期间,龚少晖曾以防止泄露内幕消息为由不让姜韬对任何人提起并购事项。

  姜韬称,在确定交易协议之后,三五互联故意不停牌就发公告,并不顾监管压力多次违规,在股价8连板后承诺会以“几千万股票”作为赔偿(若发生意外),之后又想尽一切办法拖延交易时间,甚至抛出卖地卖楼的筹钱方案。

  从交易所信息来看,龚少晖及上市公司的确在重组期间多次因违规收到监管和警示文件。其中,在3月17日、4月1日,龚少晖与公司先后因减持信披违规等被厦门证监局和深交所警示、公开谴责。

  对于上市公司公告中提到的来自标的方面的程序阻力,姜韬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其表示,上市公司在尽调结束之后以审计之名(无审计之实)消耗时间,并在其毫不知情情况下卖掉了手中实控权。

  姜韬方面认为对方不可信任之后曾提出解约,对方却拿出一份以交易所检查为由,欺骗对方签署的一份补充协议作为要挟。姜韬称,上市公司从此态度大变,重复尽调的同时威胁姜韬方面退回保证金,并试图阻止其他投资方收购标的。

  之后,三五互联方面又通过重复要求上海婉锐提供各种材料等方式,不断制造交易障碍,直到最后上市公司提出终止重组,并提出让网星梦工厂接受上市公司或大股东投资的方案。

  在姜韬提供的聊天截图中,龚少晖曾私自拍板,承诺若交易不成个人将向上海婉锐投资500万元。在姜韬试图向证监会举报三五互联之际,龚少晖为减少对其股权转让事项的影响,再次提出与姜韬商量赔偿承诺,拖延时间,但最后又矢口否认。

  对于三五互联公告中的重组终止原因,姜韬在自述中全部否认,坚称这本就是对方设计的一场忽悠式并购。

  早在29日的一份声明中,上海婉锐就称三五互联颠倒黑白,并长文罗列了并购终止的“真实原因“。上海婉锐方面已经表示,交易中的500万定金不退还,将要求1000万索赔。

  双方各执一词的表述,让这场交易变得更加“神秘”。而随着事情种种疑点曝光,三五互联实控人龚少晖也走到了聚光灯下。

  天眼查资料显示,龚少晖是计算机专业出身,2004年创立三五互联,2007年8月起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0年,三五互联在A股上市,龚少晖为实控人。目前,龚少晖旗下合计有77家公司。

  但也是在上述交易公开前半个月,龚少晖与财达证券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拟向后者转让所持上市公司5.196%股份,并提前将接近10%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等各项权利委托给财达证券,后者由此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而早在去年8月,龚少晖就辞任了三五互联所有董监高职务。辞职后股份半年锁定期一过,龚少晖就在解禁当天违规披露减持了6%的股份,当时龚少晖手中37.82%的上市公司股份,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尽管跨界网红一度让公司股价起飞,今年2月以来龚仍未能避免被强制平仓。

  在公告重组终止同一天,三五互联公告称,龚少晖前述股权转让已实施完毕,持股比例降至31.69%。

  但基于今年6月龚少晖与江西农业快消品牌绿滋肴签订的协议,为缓解个人资金流动性困难,化解债务危机,龚将以上市公司20%- 30%总股本为条件,向绿滋肴借款1亿元,此次交易涉及控股股东与实控人变更。

  事实上,自上市以来三五互联曾多次试图重组拓展,其中2013年的福建中金在线年的苏州福临网络等,最终均告失败,而公司近几年业绩滑铁卢均是因为巨额商誉减值。此次风口上的交易与实控人股权转让联系在一起,不免引人猜测。

  深交所在30日下发问询函,内容包括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具体原因、决策过程,以及后续安排,公司董监高人员在终止本次交易过程中是否勤勉尽责等。

  截至7月31日收盘,三五互联股价报7.31元/股,较年初高点腰斩。今年一季度,公司延续了前两年的亏损趋势,经营性现金流骤降1.15倍至-156.52万元。

  【公告抢先看】晚间公告:吉宏股份拟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的股权